首页 > 社会 > 正文

口碑饿了么平台下沉催化小城“雁归效应” 小镇青年返乡就业意愿增长显著

时间:2019-03-14 17:21:06        来源:

就业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而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所催生的新就业形态,正在为许多低线城市的区域经济发展注入一针强心剂。记者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口碑饿了么了解到,随着市场对于本地生活服务需求的迅猛增长,像外卖骑手这样的数字经济就业岗位需求量与日俱增。另据该平台估算,仅骑手工作今年就将迎来至少80万的新生力量

  与此同时,受就业灵活、收入高等利好因素影响,中低线城市的劳动力愈发热衷在家周边选择这些数字经济所催生的新岗位就业,进而促使越来越多省市的数字经济就业出现显著本地化趋势,本地员工占比持续走高。一股返乡就业潮在这些数字经济平台的带动下悄然而生。

  

  新业态下沉释放百万岗位需求

  “薪资待遇:认真干4000-6000元/月;努力干6000-8000元/月;使劲干8000-10000元/月。”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的一则饿了么蜂鸟配送招聘启事,刷屏了这座人均月工资2000千多元的小县城朋友圈。

  “实际上,每个月单王的工资都不止一万。”提到骑手工资,当地饿了么骑手配送调度站站长李军难掩骄傲,“在这样的县城,一个月一万,不到两年就可以考虑买房了。”

  新就业形态需求快速涌现的背后,正是以外卖、网购等代表的新业态持续下沉的结果。今年春节期间,国内多数中低线城市的外卖订单增长迅猛,其中部分还实现了翻番。而在颍上县这样的小县城,饿了么平台在2018年的交易增幅更是超过了500%,业务量的暴增直接拉动当地骑手队伍规模同比增长超过100%。

  记者还从口碑饿了么方面了解到,在2019年1月,公司推出了“3个100万”计划,其中就包括加速中低线城市布局,让100万传统商户登陆互联网平台;以及新增100万就业岗位,推动区域经济持续发展等。

  “稳、增就业是数字经济平台的重要社会价值。”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课题组组长杨伟国教授认为,“数字经济时代新就业形态的涌现,既是新产业、新业态不断发展的结果,也是人们的美好生活需求在就业领域的反映。从这个意义来看,数字经济平台是对冲就业下行压力的有效组织形式。在提供包容普惠型就业的同时,也创造数字化新就业,是平台效应最大的正外部性。”

  平台效应推动返乡就业热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新业态催生工作,普遍打破了传统岗位对时间空间限制。而在高薪之余,灵活自由的工作地点和节奏同样让不少小镇青年青睐不已,甚至还促使许多传统劳务输出大省在近期出现了返乡就业潮。

  “要不是生活所迫,谁也不想背井离乡讨生活。”最近返回中部县城当骑手的彭家宝,从十六岁就加入了外出务工大军,2018年以前一直在广东福建等沿海地区从事服装、餐饮店管理员等工作。在他看来,在外打工确实比在家挣得多,但也会此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同时更放弃了对孩子照顾的责任。

  去年9月,经村里人介绍,彭家宝返乡在县城做骑手。虽然从业不足半年,但在熟悉县城大街小巷后,就已为当地的单王,收入也迅速从一个月五千增长到月入上万。

  除了收入增长,更让彭家宝欣喜的是在家就业可以更好地照顾家人。彭家宝说,此前夫妻俩在外地打工,一年只能回来一次。不过随着孩子的成长,他发现五岁的孩子跟他的交流越来越少,“有时候回家教育他两句,孩子就会躲出去,等我们出门去了再回家。这让我们在外打工时,总是吃不下睡不着的,深怕赚回来时,孩子却学坏了。”

  

  一项针对骑手就业情况的调研结果显示,对于数百万骑手大军而言,93%的人认为以此为生最大的价值,正是工作离家近且时间自由,方便照顾家庭。这一因素的价值甚至超过了高收入对他们的吸引力。

  来自口碑饿了么等平台的数据则称,在湖南、湖北、四川重庆江西、黑龙江等省市,本省籍贯的骑手占比均已超过80%,其中过半数人有多年在沿海城市打工的经历。而现在,他们中多数人的回家路程往往不超过15分钟。毫无疑问,新兴经济形态在中低线城市的持续活跃,为他们的就业选择提供了更多的 “可能性”。

  归雁红利将成小城升级助推器

  与此同时,针对当前多省市涌现的返乡就业热,也有专家分析称,这即是中低线城市快速发展及产业结构转型的必然结果,同时也将会是促进这些城市区域经济发展,推动当地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新契机。

  “众所周知,外出务工人员本身具有长期在一线发达城市工作经验,他们的回归除了会为家乡的发展带来可观的劳动力资源和成熟的专业技能,同时还会带来更加宝贵的外部知识。”在上述专家看来,正是这些外出务工人员将一线城市新的生活方式带回家中,才促进了外卖等新兴经济形态在当地的开花结果。

  此外,劳动力回流也在加速以外卖为代表的服务业需求持续扩容,并释放出区域内更大的内需潜力,调动当地产业转型升级的主动性。

  “在颍上,刚开始大家都不知道怎么用好外卖做经营,我们都是一边跑单一边教商户怎么接单。”据第一批回家当骑手的返乡青年吴海涛回忆,那段时间,他是小镇美食街上最受欢迎的人,许多线上店铺在他的辅导下越开越好,“不少店一天可以多做一倍的生意。”

  而井喷的新兴经济消费需求,也吸引了当地政府注意。为了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外卖就餐需求,颍上当地管理部门优化了过往的餐饮行业管理模式,并创新中央厨房制——即由政府提议企业承接的方式在县内设立美食城,以便集中摊位进行管理。同时,政府还会为美食城提供完善的公共卫生服务和交通配套。如今,美食城已成为了当地美食最集中的地标,“这就是我们颍上的CBD。”颍上县外宣办主任李巍说到。

  “颍上只是一个范本。今年我们还会继续下沉到淮安、芜湖等更多的中低线城市,帮助城市本地生活服务进行数字化升级。”在饿了么华中区域负责人丁一辰看来,数字经济下沉所带来的红利,也会持续吸引更多的小镇青年回乡创业、就业。“‘引凤还巢’必将带来更加强烈的‘雁阵效应’。而从大城市回来的青年,就像春天的风,将和家乡一起奔跑在小镇数字化升级的道路上,从数字基建与赋能的角度提高新型城镇的发展质量。”

    阅读下一篇

    宜川路延长线年久未修被占用 九

    规划道路何时建设?空地变身停车场?噪音、扬尘谁来治理?近日,市民魏先生通过半岛网(0532-80889233)反映,李沧区九水街道郁金香岸小区西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