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一战 > 正文

1937年南京中山门之役结束后,日本老兵用战地日记记录下催泪一幕

时间:2019-04-23 17:01:24        来源:

在侵华老兵东史郎的日记,曾记载了这样一幕,看罢之后,令人一声叹息。

在1937年南京中山门战役后的转天,东史郎记录了当时发生的情景,其中有一段这样写道:

十二月十三日,上午七点,志勇中队长宣布“南京已于昨夜沦陷,全体列队,即刻进城!”

所有人振臂挥舞,兴奋的大叫“万岁,万岁”,这是一个多么值得纪念的时刻,也是大日本国军人的殊荣……

进城之后,发现许多地方挂上了日本国旗,这可真令人激动啊,苦战这么多时日,终于有所收获……

第一分队奉命保护和收容我军伤员,我作为临时分队长带领七人留在据点,我命令他们将伤员抬到地下室,并且让他们找些东西取暖。在南京要找到取暖的物品太容易了,就算是价值连城的古董家具,士兵们也会劈开点火,只为一时的温暖……

我走出屋外,独自看战迹,想要看看我们到底创造了什么“奇迹”,当我漫步到斜坡上时,朝下望去,看到壮观的一幕。无数的沙包堆积一处,这些作为掩体的沙包根本没有好好利用,敌人尸体如同胡乱丢弃的衣服一样,横七竖八到处都是,有几个看来还有气,如一般不时蠕动一下,他们因为失血过多早已没有力气拿枪,就算我走到他们跟前,也不会有任何危险。我们不需处理,他们很快就会自动死去。他们应该像他们的战友一样逃走,但偏偏有人选择留下来,看来敌人之中也有勇士

除了这些尸首之外,数不尽的子弹、手榴弹及各类武器丢在战壕中,看来这些守军逃得很狼狈,连宝贵的武器都弃之不顾。在这片战场上起码有近千个弹药箱还没有开封,这些弹药正好为我军使用……

突然,我发现一个奄奄一息的敌人靠在半截木板上有气无力的看着我,从他的脏兮兮的军服来看,这个应该是个下级军官。这家伙吓了我一跳,我很愤懑,我拽出刺刀准备结果了他时。他无力的抬抬眼皮,然后吃力的举起黑黑的手,朝我摆动几下。“难道要求饶?”

我想错了,他并非求饶,而是“请我帮忙”。他已经说不出话,咬着牙痛苦的嘟囔几句后,努力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笔记本,然后用支小钢笔晃晃悠悠的写了几个字递给我。我感觉他是用了所有力气去写这几个字,因为他写完之后,手臂再也抬不起来。

我接过来看了一下,一共五个字,但我看不懂。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意识不清的缘故,这几个字歪歪扭扭,断断续续,很难让人看懂是什么。我想问问他到底这是什么,但他已经彻底说不出话。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然后眼皮上下眨了眨,好像是要感谢我一样。

时候跟我一起入伍的大森跑了过来,我赶紧将这几个字给他看,大森在学校是优异生,对中文非常了解。他左右看了看,告诉我最后两个字好像“团圆”,前面三个字实在看不懂。我听到这两个字之后怔住了,难道他想和家人团圆,看他的年龄应该已经有了家庭,或许他期盼着跟妻子父母还有孩子团聚。一家人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哪怕什么也不做,就是见个面也好。但他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他那沾满泥土、血污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丝笑容。

我对他十分怜悯,已经不忍杀他,我看了看大森,大森接过刺刀,叹了口气后,将刺刀又还给我,然后枪声响起,大森不想让他再受折磨,用枪可以让他不受痛苦,这枪声宣布了他的死亡

我跟大森脱帽朝他的遗体鞠了躬,他虽然是敌人,但同样是个为国捐躯的英雄,他没有罪,只不过他的身份军人,必须执行上司的命令。我将他的笔记本、钢笔重新放回他的口袋,朝他敬了个军礼后,与大森离去。希望他的灵魂快些得到安息吧。

​本文参考《THE DIARY OF AZUMA SHIRO》(《东史郎战地日记》英文未删节版-南京之役节选)。本文所使用图片除第一张外,均为1937、1938年,日本在南京地区拍摄的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