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野史 > 正文

南宋宰相赵鼎|自绝而亡崖州之迷?

时间:2019-04-15 11:38:13        来源:

解读崖州贬官轶事 展示天涯文化精华

核心提示:

历史上放逐到海南的贬官,有三位宰相级的人物死在流寓地,一个是唐朝李德裕,一个是北宋卢多逊,还有一个是南宋赵鼎。前丙位是因病而死亡,后一位却是绝食自亡。赵鼎,作为南宋初期两度任宰相,史上称他为“南渡名臣,屹然众望,气节学术,彪炳史书”的著名抗金首领,为何会贬谪到崖州来,并最后绝食而亡,客死在三亚

——————————————————————————————

文图|刚峰

绍兴十四年(1140)赵鼎贬为清远军节度使,旋谪漳州、潮州安置。本来,这个安置还是不错的,因为岭南一带在南宋时期,毕竟比海南岛物质条件要好的多。

之所以这样安置,还在于秦桧对赵鼎有一点儿尊敬。

毕竟赵鼎曾当过他的顶头上司,所以,当时赵鼎被贬离京时,秦桧还特意地为他送行。但是赵鼎并不领情,当着从大臣的面,只是轻蔑地瞧了他一眼,拱拱手,一言不欢就离去,让秦桧很没有面子。于是,秦桧心里那一点点的愧意顿时变了忌恨。

四年后,赵鼎在潮州又被秦桧诬陷受贿,一纸昭书,又将赵鼎再流放到吉阳军(今三亚市)。当赵鼎途经雷州时,知州王惕“假肩与以送”,秦桧闻知,谪王惕金州。

赵鼎抵达吉阳军后,按常规要给朝廷上表谢恩。但赵鼎却给皇帝上的折子里却写道:“白首何归,帐余生之无几;丹心未泯,挚九死而不移”这类不服软的倔强口气。高宗阅后都摇头叹道:“此老倔强犹者!”。

既然你不服气,那就整死你。心狠手辣的秦桧,对远谪崖州的赵鼎加紧了逼害。

海南积荡水云飞,黎婺山高日上迟。

千里孤光一樽酒,此情惟有故人知。

有老部下,广西帅将张宗元,闻知赵鼎谪居崖州后,立刻写了此诗并遣人持诗书和药石、酒、曲前往崖州来慰问,秦桧知后,马上把张调离广西。

赵鼎在崖州住了三年,没有一个官人敢去看望他,赵鼎只得“深居简出,杜门谢访”。

当时崖州有个名相之后裔叫裴闻义,是唐朝著名宰相裴度的十四世孙。其祖上先为雷州(今广东海康县)太守,任满入觐衍期,被贬谪为吉阳军(即崖州)守。因战乱,任满不能回去,于是定居崖城的水南村。《崖州志》有记载:“以荫补,知昌化军(今儋州、昌江一带),有善政”。

裴闻义荫袭其父裴瑑,为昌化知军。闻知赵鼎与祖上一样,也是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县)人,便不顾个人安危,将自己家在水南村的三间房屋供赵鼎居住,总算在天涯海角让赵鼎感受到了一份乡情乡音的温馨。

然而,一生倔强且諌官出身的南宋二任宰相,一直想不通,怎么会被手下的一名奸臣秦桧逼得如此狼狈不堪,心情很是郁闷。于是,不断地写诗作词,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香冷金炉,梦回鸳帐余香嫩。更无人问。一枕江南恨。

消瘦休文,顿觉春衫褪。清明近。杏花吹尽。薄暮东风紧。

很难想象,这位铜筋铁骨的文人宰相,会填出如此委婉的词句。

词的上片写春梦醒来独自愁。“香冷金炉,梦回鸳帐馀香嫩。”这两句说的是,金炉中,香已冷,绣着鸳鸯的帐惟低垂着,一切都是那么闲雅,那么静谧,那么温馨。一个“嫩”字以通感的手法写出了余香之幽微,若有若无。但这种宁静而温馨的环境又似乎处处暗含着一种无可排解的孤独和感时伤怀的愁绪,这愁绪犹如那缕缕余香,捉摸不到,又排遣不去。

下片以“消瘦休文”自比。衣服觉宽,人儿憔悴、苦涩之中有着执着。“顿”还有惊奇、感叹、无奈等复杂感情。“清明近,杏花吹尽,薄暮东风紧。”这三句说的是清明已近,那闹春杏花已吹落殆尽,春色将老“一片飞花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这种冷清的境界里,作者独立无语,不觉又是黄昏,顿感东风阵阵夹寒意。

东风是谁?很明显,蛰伏崖州南荒之地的赵鼎对曾经那么器重他的高宗皇帝,既带着怨声又憧憬的复杂且寂寞的心情。

这首《点绛唇·春愁》词属于婉约派词作,但婉而不弱,约而不晦。

从赵鼎在天涯海角蛰居三年留下来的遗作来看,似乎,他的诗词,借物抒情,寄景寓人,表达的都是惋叹之中又有着坚韧,婉约之中犹有筋骨的心绪。

可惜,三年的谪居生活,东风竟然没有吹进天涯海角。在无数中期盼又无数中失落的赵鼎,于62岁那年,终于因心情憔悴患了重病。

他自知来日不多,在临死前,他把儿子赵汾叫到床前,悲愤他说道:“秦桧非要置我于死地。我不死,他可能会对你们下毒手,我死了,才可不再连累你们”。说罢,他叫儿子取来一面铭旌,在上面书写了一行字:“身骑箕尾归天去,气作山河壮本朝”。“箕尾”原是二十八星宿中的两颗,据说曾经辅弼商王武丁的贤相傅说死后,灵魂就曾骑跨在箕宿和尾宿二者之间。于是,后人就将“身骑箕尾”来指世代忠臣良将的死。

赵鼎此句诗的意思是:我身骑箕、尾两座星宿回归上天,我的气概像高山大河那样雄壮豪迈地存在于本朝。并自书墓志铭,最后面朝中原而卧,绝食而亡。死后,被裴闻义安葬于昌化军旧县村,时为绍兴十七年(1147年)八月。

一代名相,就这样,就这样,客死在崖州!

赵鼎以死抗争的消息传到中原后,“天下闻公而悲之”,一时“中原望断因公死,北客犹能说旧愁”。 强大的民意加上朝廷众臣的努力,宋高宗不得不念点旧情,允许赵鼎墓迁内地

当赵鼎葬棺回归路过琼州府时,民众披麻戴孝,且有谪居琼州我的江西老乡汪应辰,字圣锡,信州玉山人,赵鼎为相绍兴五年的状元公,作祭文曰:“惟公两登上宰,皆值危难之时:斥南荒,遂为生死之别,事已定于盖棺,恩特准备予归骨。”。赵鼎遗骨是在其死后第二年,得以归葬浙江石门,留下生前部分衣冠,葬于昌江县旧县村原墓穴现在东方市的赵鼎墓为衣冠冢。

赵鼎死后十年,孝宗赵僚即位得以平反,亦追封为丰国公,赠太博,溢忠简,后人亦称赵忠简。《宋史》上说:“论中兴贤相,以鼎为称首云。”赵鼎被正史视为了南宋中兴第一贤相,得到如此之高的历史定论,赵鼎自当含笑于九泉之下了。

南宋四位名臣李纲、赵鼎、胡铨、李光,皆是抗金派被秦桧贬谪海南,他们的光辉事迹与人格魅力光耀琼崖,并构成了天涯文化的精髓。四位名臣的雕像,从古至今一直耸立在海口的五公祠内,成为海南人民的“公”亦神,世世代代供人景仰与礼拜

特别是我的先祖南宋名臣胡铨,在赵鼎死后一年也被贬谪崖州,同样被裴闻义请住在赵鼎曾居住的屋子里。睹物思人,胡铨大哭诗曰:一堆黄土寄琼岛,千古高明屹太山。

南宋名臣胡铨在崖州谪居八年,有哪些轶事趣闻?下期再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