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野史 > 正文

百万大军向两万侵略者投降,是为道义沦丧,是为别于亡国的亡天下

时间:2018-11-07 21:29:22        来源:

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顾炎武在他的代表作《日知录·卷十三·正始》无比沉痛地陈说了亡国与亡天下的区别,他认为,“亡国”不过是指改朝换代,换个王朝、国号;“亡天下”则指道义沦丧,民族沦亡。

按照这个论断,明朝历史的终结,可称得上一次“亡天下”的过程

别的不说,单看明军批成批地向人数远少于己的清军投降的现象,可谓蔚然成风,让人悲愤莫名。

这,不是道义沦丧又是什么?这,不是民族沦亡又是什么?

话说,李自成北京逃回西安后,仍是抵挡不住多铎和阿济格两路大军的合击,遂和刘宗敏、宋献策、牛金星等商议,决定放弃西安,自蓝田经商州出武关,挺进河南内乡、湖北襄阳一带

李自成曾于崇祯十六年(1643年)在襄阳称新顺王,且襄阳、承天、德安荆州等襄京四府尚有大顺将军白旺所领七万守备部队,李自成认为,以此为基础,尽可与清军作一番周旋。

可是,清军咬住李自成不放,边追边打,前后共打了八仗,一直打到江西九江。

追兵如此之急,李自成虽到襄阳,却立足不稳,被迫作出改变,即弃襄阳、抢在清军之前占领南明弘光政权盘踞的富庶江南

1645年三月,李自成率领二十万大顺军及三十万家属,共计五十万人的庞大队伍,由襄阳、承天,向汉川沔阳推进。

李自成的大动作一下子就把驻守武昌的南明宁南侯左良玉吓傻了。

左良玉手下兵多将广,号称八十万之众,却不敢撄李自成兵锋,借南渡太子案做文章,扯起“清君侧”大旗,将武昌烧掠一空,大军沿长江东下,直趋南京

这样,清军在后面追杀李自成,李自成在后面追杀左良玉,三方势力,都奔腾着扑向南京。

戏剧性的是,在这场追杀大戏中,李自成在通城九宫山死于山民之手,大顺军队群龙无首,竟作鸟兽散;而左良玉病亡于九江,八十万大军的指挥权落到了儿子左梦庚手里。

左梦庚继续引兵东下,先后占领彭泽、东流、建德、安庆,兵锋直通太平府。

弘光小朝廷无奈,只好命总兵黄得功部前去抵挡。

黄得功引军于灰河、荻港向左军邀战,二战皆捷,打得左军犹如落花流水。

左军的势头被杀下来,而背后的清军已气势汹汹地杀至。

左梦庚及其手下十五员总兵面面相觑,无人敢战。

最后,八十万大军一齐向不足两万人的清军集体投降。

八十万大军集体投降的震撼力是巨大的,受此影响,南明屯驻在江北的部队逃得干干净净。清军由此顺利攻陷归德城。

归德一失,安徽北部门户大开,且自归德至象山八百里间,南明并无一兵一卒防堵,扬州、泗州、徐州之地,势如鼎沸,人心惊恐。

驻守在扬州的史可法方寸大乱,对清军的抵挡,仅仅维持一天,扬州城宣告陷落,史可法杀身成仁。

扬州城,本来人口只有三四十万人左右,但会聚了四方避兵祸而入城的难民已多达八十多万。

多铎入城后,以不听招降为由,下令血洗扬州城,史称“查焚尸簿载其数,前后约计八十万余”。

扬州失守、江北的高杰余部在其子高元照、提督李本深、徐州总兵李成栋带领下降清,刘良佐在其弟策反下降清,刘泽清率部乘船逃往海上……一时间,降清的南明总兵多达二十三员、副将四十七员,马步兵共计二十三万八千三百名。

消息传到南京,弘光朝廷顿时陷入一片惊惶失措之中。

1645年五月初五日,清军进抵长江北岸,初八日,军驻瓜州,排列江岸,沿江窥渡。

在江岸京口(今江苏丹徒)一带负责江防的是海盗出身的总兵官郑鸿逵、郑彩,手下的福建水师有近三万余人,守江并不尽责,只是时不时派巡哨船游弋江中。

另外,黄斌卿、杨文骢兵列南岸,“隔江互发炮声相应如戏赛者已三日矣”。

初八日夜,西北大风正紧,大清众兵掠民间台几及扫帚,将帚系缚台足上,沃油燃火,昏夜乘风放入江中,顺流而下,火光彻天。

明军见了,以为清军乘夜渡江黑暗中不敢迎战,只从江岸发大炮阻截。

不过,风顺水急,这些燃烧着火把的桌子还是在炮火中迅速地向下流漂去。

炮火就更加密集了。

轰击了一夜,南明驻军炮弹几乎用尽。

初九凌晨,大雾横江,多铎命梅勒章京李率泰带领南明降将张天禄、杨承祖等部共自备大小船一百余只在瓜州以西十五里开闸放行,蔽江而南。

郑鸿逵、郑彩一下子就慌了手脚,不战而逃,各扬帆往东而遁。

在郑鸿逵、郑彩的带头之下,江南之师,一时皆溃,武弁各卸甲鼠窜。

长江天险就此丢失。

清军自金山登上南岸,占领镇江。

杨文骢带领二百五十余名贵州兵窜入南京,嘴里惊呼:“清人已经渡江!清人已经渡江!”

南京城里,瞬间炸了锅。

初十日凌晨,弘光在马士英等人的扈卫下弃城出逃。

弘光一走,群龙无首,文武百官心乱如麻,一时惶惑无为。

而挟破扬州之威的清军已兵摧城下。

南京守备勋臣忻城伯赵之龙为首的众多勋戚大臣心惊胆裂,力排众议,献城降清。

赵之龙说:“扬州已破,若不迎之、又不能守,徒杀百姓耳!惟竖了降旗,方可保全。”

形势不由人,众人大多默认了此议。

十五日,清军兵不血刃,耀武扬威地从洪武门进入大明故都南京。

十六日清晨,豫王多铎受百官朝贺,递职名到营参谒如蚁。

时人张怡慨叹道:“清兵入城,百官争投职名求用,前定北来诸臣之罪喙长三尺者,至是膝软于绵,面厚于铁,不自觉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