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世界史 > 正文

为啥二战时候,盟军的战略轰炸机不能完全依靠自己的机炮来对抗德国的战斗?

时间:2019-03-14 17:25:44        来源:

因为轰炸机没有任何主动性,只能等着挨打。

二战时几乎没有雷达火控,自卫炮塔对于拦截机的命率很低,而拦截机很容易命中轰炸机。

打个比方,大概是很慢的鲸鱼(实际上不少鲸鱼速度都很快)和鲨鱼的区别吧,鲸鱼很难咬住鲨鱼,而鲨鱼很容易咬到鲸鱼。鲨鱼随便咬一口鲸鱼,即便杀不死鲸鱼,鲸鱼也很难继续完轰炸任务了。

 

 

拦截机这边还可以选择很多战术

 

 

这是一份关于德军战斗攻击 B-17“飞行堡垒”的报告,来自 1943 年 11 月 11 美军第 8 轰炸机司令部第3中队的战术研究。文中的图例和结论是在一段 6 个月的时期中超过 2,500 次遭遇战的分析结果。

  分析报告显示,德军的战术可以分成几种标准模式。在这里研究的就是几种标准的模式,在实际应用中可能有稍微的不同

  这些图表的准确性经过了几百名经验丰富的轰炸机成员和几位前线指挥官的验证。他们的可靠性已经被一些曾经为轰炸机护航的战斗机飞行员确认。

  报告强调,采用不同于这些标准模式的飞行员很容易被攻击,是投机取巧行为,并且必须立即改变他的进攻方法。攻击开始到结束的范围可能不同于图表所示,图表所示的是比较典型的平均距离。

Brig. Gen. CurtIS Le May 指挥着第三轰炸机司令部,他认为,这是一份优秀的研究报告,收集了大量敌机战斗过程的充足的数据

  一个聪明的中队指挥官总是注意收集战场上敌机战术的信息。这份报告就是这些指挥官的工作成果。最后由第三轰炸机司令部参谋部在 Lt. col. Carl Norcross 的指导下编辑完成。

火箭弹攻击(The Rocketeers)

 

 

这种攻击方式首先应用在 10 月 14 日轰炸 Schweinfurt 的任务中。德国引擎战斗机并排地从后方同一高度或稍高的位置接近,外侧的四架携带火箭弹飞机用火箭弹攻击,然后从轰炸机的死角脱离。中间的两架没携带火箭弹的飞机继续接近攻击被火箭弹击伤的“飞行堡垒”。在多近的距离脱离取决于“飞行堡垒”的伤亡情况。

  注意,当火箭爆炸后,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持队形,千万不要脱离编队。尾部炮手发现这样的攻击后要立即警告编队指挥官。不要在远距离上浪费弹药

对付火箭攻击的最好方法是轻微地呈波浪形飞行。这样的飞行方法可以使飞机躲避火箭爆炸的冲击波。

来自三个方向的攻击(THE TRIPLE THREAT)

 

 

 

这种战术由单引擎战斗机完成。战斗机如图所示并行飞行,然后突然掉头分别从 11 点钟、12 点钟、1 点钟三个方向开始俯冲。这时他们大约在被攻击轰炸机编队前方 2,000 到 2,500 码,上方 500 码,边俯冲边射击。在距离编队 800 码、500 码、300 码的距离分别横滚、俯冲、脱离编队。有时战斗机继续俯冲从轰炸机编队下方脱离。有时这种攻击方法可以从轰炸机的后方进行,在轰炸机的 10 点钟到 2 点钟方向或 4 点钟到 8 点钟方向都可以进行。

轰炸机轻微地偏转方向就可使敌机射击产生偏差。轻微的俯冲或爬升就可使敌机暴露在更多的轰炸机炮塔下。

双向攻击(DOUBLE QUEUE)

 

 

 

单引擎战斗机列队从轰炸机编队的两个方向约 2,000 码的距离进行攻击,他们在轰炸机领队的上方 500 码从相同的路线进入。这种方法必须从 X 和 Y 两个方向同时进行相隔 5 到 10 秒轮番攻击。换句话说,两三架飞机列队在 X 轴方向,两三架飞机列队在 Y 轴方向,轮流攻击直到所有的飞机都进入俯冲。同样,这种方法也可以从下方和上方同时进行。

  如果两个方向的敌机没有完全同时进行攻击,则可以冒险进行规避动作。如果是同时进行,无偏差的对头攻击是非常危险的,应该尽量使敌机没有无偏差对头攻击的机会。

  采用诱骗战术,很容易把采用这种战术的战斗机骗进轰炸机的火力圈。轰炸机可以假装采用错误的编队,引诱战斗机进入,然后重新编队集中火力对其进行攻击。

剪刀机动(THE SCISSORS MOVEMENT)

 

 

 

这种战术经常用来驱散轰炸机编队。僚机在距离轰炸机编队约 500 码时快速拉起,长机在距离 400 码时快速向右翻滚、俯冲。其它的战斗机也可从其它方向同时进行相似的攻击,有可能从高出俯冲,也可能从水平方向俯冲。如果从水平方向,在企图拉起爬升时很容易被击落。这种机动可以从 10 点钟到 2 点钟方向进入,一般是对轰炸机进行迎头攻击。

  尽量使敌机没有无偏差对头攻击的机会。可以用轻微的机动进行规避,但不要脱离编队单独行动。在各个岗位上的炮手必须提高警惕。这些战斗机很可能被轰炸机背部和头部的炮手攻击。

尾部偷袭(SNEAK ATTACK TAIL)

 

 

  这种偷袭从轰炸机编队的后部,水平线以下,从背着太阳的方向或云层里面飞出。攻击时位于水平线以下多大距离取决于轰炸机与太阳或云层的相对位置。领头编队不可能避免被攻击,但很少出现这种情况。高位的编队可以较早知道从 5 到 7 点钟方向偷袭的敌机。

  进行这种攻击的单一战斗机并没什么可怕的,如果所有的炮手都能及时发现敌机,是可以很容易将他击落的。要特别注意隐藏在太阳和云层中的危险。

头部偷袭(SNEAK ATTACK HEAD-ON)

 

 

  这种偷袭从轰炸机编队的前方,水平线以下,从背着太阳的方向或云层里面飞出。攻击时位于水平线以下多大距离取决于轰炸机与太阳或云层的相对位置。这种攻击一般用来从 1 点钟方向攻击 1、2 号轰炸机,也可能从 11 点钟方向攻击 3 号轰炸机。

  同样,进行这种攻击的单一战斗机并没什么可怕的,如果所有的炮手都能及时发现敌机,是可以很容易将他击落的。要特别注意隐藏在太阳和云层中的危险。

姊妹攻击(THE SISTERS ACT)

 

如图所示,Me 110 与 Ju 88 同时攻击。在距离轰炸机 800 码的时候,Ju 88 向右急转弯,加速退出。Me 110 向左翻滚然后俯冲退出。有时这种攻击由 2 架 Me 110 来完成。

轰炸机上的每个机枪手必须密切注意他所负责的扇形区域的敌情,做好协同攻击。

飞扑偷袭(THE SWOOPER)

 

 

这种攻击方式中,单引擎战斗机从轰炸机编队 10 点钟方向的高处高速俯冲下来,穿过轰炸机编队并飞到编队下方。战斗机与轰炸机编队的距离不超过 500 码,俯冲的角度在 30 度到 40 之间,不做翻滚。当战斗机脱离轰炸机编队机枪射程后拉起。

注意:这种攻击既可对高位轰炸机编队,也可对低位轰炸机编队。对于低位轰炸机编队,从 6 到 12 点种方向,对于高位轰炸机编队,从 12 到 3 点钟方向。对于领头编队,一般从 9 点到 1 点方向进行攻击。

  这种攻击正是我们希望的。进行攻击的战斗机将处于劣势。他将进行短暂而又困难的射击。轰炸机上的机枪手有足够的时间将其击落。

双引擎战斗机从尾部攻击(THE TWIN-ENGINE TAIL-PECKER)

 

 

双引擎战斗机从 6 点钟方向水平或稍高地接近,便作规避动作迂回前进便射击,可以躲避轰炸机上的炮火。双引擎战斗机可能装有火箭弹,从 1,200 码到 2,000 码的距离上开火。快接近轰炸机编队时,向左或向右脱离编队,并作俯冲以逃避轰炸机的 .50 口径机枪。这种攻击一般很少在低于 800 码的距离上攻击。

  对于这种情况,先不要开火,等敌机进入射程,把瞄准十字准星压在它的实际飞行路线上射击,而不是跟着他左右来回射击。

单引擎战斗机从尾部攻击(THE SINGLE ENGINE TAIL-PECKER)

 

 

单引擎战斗机从轰炸机 4 号机尾部接近,低于其高度 300 码,待接近轰炸机后突然抬起机头进行射击。到距离 4 号轰炸机 800 码时向左或向右脱离轰炸机编队的射程。

  虽然这是最经常用的进攻方式,但并不是很可怕。尾部机枪和腹部炮塔可以轻易地将其击落,但应该避免对射程以外的敌机进行射击。

 

 

 

如果没有护航的战斗机,轰炸机可以说很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