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人物 > 正文

韩信究竟是死于什么原因?数百年后,蜀汉名将姜维一语道破

时间:2019-03-14 11:48:28        来源:

在秦汉之交出现了三组最为重要的人物:第一组当然是率先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的陈胜吴广,但是俗话说枪头出头鸟,一般最先起义的都很难笑到最后,这基本已经是一个历史定律。第二组是项羽,第三组则是刘邦

按照顺序来看就是陈胜吴广喊出“大家团结起来,去灭了秦朝吧”。然后项羽说好,果然率军攻破了秦军的主力,杀入咸阳,烧杀抢掠,把秦朝给真的灭了。但是项羽灭了秦朝之后,自己也了被灭的对象,但是项羽这么厉害,谁能灭得了呢?当然是刘邦,不过单纯靠刘邦自然不行,不过人家不行不怕,人家会用一个人,此人便是韩信

韩信是刘邦意外得到的一把利剑,只是这把利剑本身也很传奇和戏剧。原因是这把利剑原本是项羽的,如果项羽会用,那么就厉害了,他自己是一把战神利剑,再加上这把兵仙利剑,就更是天下无敌了。可项羽没有练就双剑合璧的技能,只好独剑狂舞,结果舞成了魔。把韩信这把剑给弃之不用,结果韩信一看,“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就直接跳槽了。

韩信来到刘邦身边的时候,是刘邦最惨的时候,秦朝被推翻,项羽成了武林盟主,分封各坛主,因为对刘邦不放心,就把刘邦封为偏狭之地巴蜀的坛主,是为汉王,算是一种变相的打压和软禁。当时刘邦的心情也很不好,事业处于低迷期,手下的员工还天天都有连工资也不要都逃走的情况。尽管如此,韩信依然觉得刘邦比项羽能成大事。

但是事实是,韩信来到刘邦这里后,一开始也没有得到刘邦的重用。这跟刘邦的处境有关,一方面是刘邦觉得自己都虎落平阳了,还哪里会有“卧龙”来投?另一方面是刘邦根本就没听说过韩信这个人,韩信是个无名之辈,对于一个无名之辈,你怎么可能指望他来帮你翻盘呢?

不过幸好有萧何等人的力荐和挽留,最终刘邦在绝望之下,抱着“死马权当活马医”的心态,拜韩信为大将军,先试用一下看。结果韩信出手不凡,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就让刘邦大开眼界,相信韩信真是“卧龙”相助,才对韩信信心大增,当然信任也是大增。这样,韩信就真正开始了自己的高级职业经理人的职业生涯,为刘邦打造了一整套翻盘的计划和战役,最终彻底击败楚军,杀掉项羽,刘邦头号劲敌消除,得天下则不再是问题

可是刘邦在得到天下后,如何对待韩信的问题却发生了。也就是说,头号外敌项羽消除了,但是却养肥了一个虎臣,而且韩信还不是一只十分听话的“老虎”。尤其是为了一个“代理齐王”之王位要挟陷在危机中刘邦,这件事基本成了一个无法抹去的阴影。大概也是在这时候起,韩信成为刘邦心中早晚要解决掉的一个问题。

只是韩信功劳如此巨大,可以说刘邦能够翻盘,击败项羽,平定四方,韩信之功居首位。因此,如果因记恨,而诛杀韩信,必然会凉了功臣的心,同时也会引发不安定的变故发生。那么如此解决韩信呢?成了一个烫手的问题。可是这个问题,最后竟然被吕后给解决掉了。从这方面来说,吕后真不愧是一个杰出的贤内助。

那么韩信死得冤吗?刘邦又是为什么必须要杀韩信呢?为什么不能换一种方式解决呢?比如罢免了他的官,让他回去养老不行吗?或者把他囚禁起来呢?

关于韩信被杀或者说韩信究竟是死于什么原因?千百年来,争论不休,孰是孰非,难有定论。不过在诸多争论中,有一个人的总结倒是颇有道理,此人便是数百年后,三国时期蜀汉名将姜维,他几乎是一语道破了韩信的死因之根由。

姜维说:“夫韩信不背汉于扰攘,以见疑于既平,大夫种不从范蠡于五湖,卒伏剑而妄死,彼岂暗主愚臣哉?利害使之然也。”

这句话的大致意思有三层:第一层是说做大事应该选择最佳的时机,这时机就是乱世争霸背汉自立,天下太平则功成身退或急流勇退或低调消声。但是韩信却偏偏犯了这样的错误,一是没有在天下尚处于乱世争雄的时候背汉自立,意图大业;二是在天下平定的时候,却做了令人刘邦猜忌的事;

第二层意思算是一个引证,把韩信比作越国文种,当时越王勾践吞吴之后,大业已成,范蠡知道勾践是可以共患难,不能同享福之人,于是就辞官退隐,同时写信劝文种也这样做,但是文种不听,结果被勾践设立罪名处死。但是姜维在这里设了一个问?文种之死,难道真的是因为勾践昏庸文种愚蠢吗?事实绝对不是这么简单

第三层意思就是答案,所谓的“利害使之然也”中的“利害”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们需要结合当时的情况来看。这“利害”其实就是当时的局势对于刘邦的利弊权衡。韩信在帮助刘邦打天下的时候,当然是利大于弊的,但是在天下平定之后,不需要作战的时候,或者战事少的时候,这时候要显示的是一统之后皇帝的威严和威望的时候,而不是一个三军统帅的威望之时,可是韩信手握重兵,军中声望日隆,这时候,对于刘邦而言,就是弊大于利的。

结语:“利害”看似简单,实际是一道辩证关系题。汉初三杰中,只有张良深谙此道,所以他懂得急流勇退,最为安稳。萧何虽然没有退出朝堂,但是他却是最懂“利害”变通之道的,当他知道自己的民望太高的时候,对于皇帝刘邦的声望产生“弊”的影响时,就赶紧自毁声誉,以求性命之安全

反看韩信,却不同,他一没有急流勇退,二没有自毁声誉,反而想处处以证自清,甚至还对刘邦说什么“狡兔死走狗烹”。他可真是糊涂啊!这时候的刘邦是担心你不清白吗?甚至说刘邦这时候连你反叛都不担心,因为你韩信不是王霸之人,乃天生就是一个将帅之才而已。

总的来看,韩信没有搞懂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对刘邦身份的认知不够清醒,此时的刘邦已经不是汉王,乃是皇帝。汉王时是要争夺天下的,所以你尽可发挥自己的才干,而皇帝时是要统御天下的,而且天下已得,这时候你要收起自己的锋芒了。

第二个问题是对自身的认知不够清醒,刘邦是汉王时,你是将军,经过多年征战,如今的你,位高权重,早已功高震主了,没有任何一个皇帝喜欢看到手下有这么一个熊虎之臣的,所以这时候,要么主动拔掉自己的利齿,做一个闲官,要么如张良,自动退出,给刘邦一个安心,这样大家相安无事,天下太平,多好!可是韩信偏偏没有这样做,一代统兵奇才,终因不知帝王心思,落个惨死下场,除了无限唏嘘,还能说什么呢?“利害利害”,痛哉!惜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