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老兵 > 正文

此人号称名将,连基本军事常识都没有,还打什么仗,丢人

时间:2019-01-10 20:40:22        来源:

1931年6月21日,蒋介石亲自带着德、日、英等国军事顾问南昌,就任“围剿”军司令,何应钦为前敌总指挥,调集二十三个师另三个旅,约三十万人兵力准备发动第三次“围剿”。

6月30日,红军无线电通信队队长王铮截获蒋介石发给何应钦的电报,得悉敌军开始对我央苏区发起第三次围剿。

7月1日,蒋军开始发动全面进攻

当时,结束第二次反围剿的红一方面军远在闽西。朱毛决定,仍然采取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利用苏区腹地良好群众地形条件,集中优势兵力待机破敌。

7月10日,红一方面主力从闽西地区千里回师,绕道返回江西根据地

蒋军围剿部队中的精锐主力部队第11师、第14师在陈诚率领下,紧跟着红一方面军主力身后,先后占领康都、广昌,7月19日进占苏区中心的宁都。

(第三次反围剿作战要图)

7月22日,红一方面军主力到达宁都西南的银坑附近集结。在这里,朱毛决心乘陈诚部远程跋涉,部队疲惫不堪的机会,杀他一个回马枪。24日,朱毛下达了《消灭由赖村进攻之敌的命令》,决定在陈诚部从宁都向银坑追击红一方面军主力的半道上,在赖村打他一个伏击战。命令发出了,部队行动了。可是陈诚根本不知道红军主力在银都,所以并没有向西南追来,而是扭头向西北去了。

伏击没有打,朱毛率红一方面军主力继续西进,到了兴国。

到了兴国,红一方面军总部正式研究第三次反围剿的打法。毛主席还是前两次的“老一套”:集中主力,从敌围剿战线的最西头打起,首先在富田地区寻歼运动之敌,破敌一点后,乘胜向东横扫。

现在,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第一、第二次反围剿。

第一次反围剿,红军在富田附近的龙岗设伏,包围歼灭了张辉瓒师,而后向东,在东韶打垮谭道源师;

第二次反围剿,红军又在富田附近的东固设伏,包围歼灭了公秉藩师,然后向东一路扫过去。

兵家云: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可是,第三次反围剿毛主席为何还是这个路数,从富田打起,向东横扫呢?

促成毛主席定下如此决心的原因有三点:

第一,位于富田方向的是敌蒋、蔡部,辖第五十二、六十、六十一师。总指挥蒋光鼐(第十九路军总指挥)当时在上海养病,由第六十师师长蔡廷锴任代总指挥,该部非常凯申嫡系战斗力不强。属于“先打弱敌”。

第二,地方党委报告,进至富田的敌军不多,仅三个团左右,红军可形成绝对的兵力优势。

第三,蒋军嫡系精锐主力陈诚、罗卓英部第11、14师尚在赣南之宁都地区。红军在赣西的富田打响,将置敌精锐主力于无用。

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说:“(第三次反围剿)我们决定的第一个方针,是由兴国经万安突破富田一点,然后由西而东,向敌之后方联络线上横扫过去,让敌主力深入赣南根据地置于无用之地,定此为作战之第一阶段。及敌回头北向,必甚疲劳,乘隙打其可打者。”

其实,此时敌精锐主力已不在赣南。前面说到,陈诚、罗卓英因不明红军主力位置,出宁都未向西南追来,而是北上了。

看来这一点红军当时肯定是不知道的。

因此,朱毛决定主动出击富田之敌,并于1931年7月31日下达了《夺取富田新安的命令》:

(一)顷据十二军报告,东固侵入白石之敌,本日已入崇贤。又据纯化区委报告,富田、陂头、新安一带之敌共约三团,东固蒋、蔡部是否全向崇贤及龙冈敌人现时行动尚不明了

(二)本方面军以绕入敌背捣其后路,使敌动摇震恐,然后消灭其大部队之企图,决先夺取富田、新安。

(三)七月三十一日(本日)一军团各部须乘夜移动到下列地点:四军到石陂圩,十二军到小遥岭附近,总部到田椴,三军到老营盘。三十五军在兴国城,三军团、七军到茶园冈与沙村之间(行三十里左右)择地休息。

(四)八月一日夜间,四军进到古坪圩(在戴家坊、石陂圩之间,是红色区域),十二军及总部进到石陂圩,三军进到小遥岭与石陂圩之间,三军团、七军须进至湾溪、灌溪、铜山、东芫、高垄、马田一带。

(五)八月二日夜间,一、三两军团各部各从原驻地出发, 一军团担任攻击富田,三军团及七军担任攻击新安圩,均须于夜二点(即三号晨)开始攻击。

(六)各军每日行军时间规定为下午六时半至上午五时,上午五时十分至下午六时为休息睡眠时间。不得违误。

(七)攻击富田、新安时,总部在三军的先头。

请注意,命令中没有关于敌主力陈诚、罗卓英部的情况。

命令要求各部队,于7月31日、8月1日夜间隐蔽开进(特别强调夜间行军、日间休息),8月2日夜开始攻击。

这一仗如果真的在8月2日夜间按此命令打起来,肯定会打成一个土城战斗(土城战斗是遵义会议后,毛主席指挥红军打的第一个战斗。由于战前情报没有搞准,以为土城只有川军4个团,打起来才发现敌军是6个团,而且后续的2个旅援军正在开来。结果,红军被迫撤出战斗,差一点被川军包围)。

因为这时,敌军已经发现红军主力在兴国高兴圩,有向富田运动的迹象。

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同一个方向上行动,难免不被敌人发现。

何应钦立即一边向蒋介石报告,一边命令已经北上东固的陈诚、罗卓英赶往富田。

8月2日,陈诚、罗卓英2个主力精锐师抢先进入富田,红军尚未发觉,何应钦抓住这个大好时机,以蒋的名义,向全军下达了“限十日内消灭共匪”的命令。

这时,在富田地区的蒋军兵力,已超过红一方面军。这一仗如果开打,红军啃不动这两个硬核桃,而其他方向的敌军很快就会围上来。

8月2日夜,一场对于红一方面军主力来说惨烈的大仗即将展开。

然而,这场对红军非常不利的战斗没有打成。

因为红军无线电通信队截获了这份电报。

第二次反围剿,红军在东固缴获了公秉藩第28师的“100瓦”全套电台。这时,朱毛率红一方面军总部向东一路打到福建建宁,项英带着苏区中央局留在赣南苏区。苏区中央局使用“100瓦”,红一方面军总部使用谭道源的15瓦,两点间开始了无线电通信。

第二次反围剿中,红军还在广昌战斗中缴获了多部电台。红一方面军成立了无线电通信总队,给各军团和军配备了电台。

第三次反围剿,曹丹辉奉命带一部电台随红三军行动。

1931年8月2日下午16时,曹丹辉在电台上截获了何应钦发往各路蒋军的那份万万火急的电报——“限10天扑灭共匪”。电报用的密码是在第二次反围剿时何应钦使用的“壮密”。而红军在第二次反围剿歼灭公秉藩第28师时,连同一部“100瓦”电台一起缴获过一份“壮密”。所以红军完全掌握了何应钦的密码。

可叹何应钦号称名将,连基本的军事常识都没有,不知道保密,还打什么仗。

(三十年代的何应钦)

所以,曹丹辉用“壮密”译出了这份电报。电报全文共324个字,全面暴露了蒋军“分进合击”的战役企图和各路部队的部署及进攻路线

曹丹辉赶紧向黄公略军长和蔡会文政委报告。二人阅后立即转送朱毛。

朱毛立即下令部队原路撤回兴国高兴圩。此时,各部敌军进一步前进,红一方面军活动空间仅剩下高兴圩附近很小的范围,形势对红军极为不利。但是由于搞清楚敌情和敌军部署,取得反围剿胜利的把握反倒更大了。

回到高兴圩,朱毛立即根据何应钦电报的内容选择下一个打击目标。8月3日,朱毛发出《消灭由崇贤进高兴圩之敌的命令》,决定先打西北方向由崇贤向高兴圩进攻的蔡廷锴部。但是,蔡廷锴畏畏缩缩不敢前进。而蔡廷锴的左邻上官云相部却探出头来了,他的一个旅,从良村出来,欲经莲塘,向红一方面军集结的兴国迂回。

朱毛又立即决定,先打这股敌人。

八月四日晚,红一方面军主力穿过蒋鼎文师(江背墟)和蔡廷锴师(崇贤)之间四十里的空隙地带,迅速前出到到莲塘地区。八月六日晚,红三军团、红四、七军秘密接敌,于七日拂晓突然发起攻击,战至9时,全歼第47师第2旅又1个多营。之后,红军主力乘胜向良村急进,途中与由良村出援的第54师第160旅遭遇,歼其1个团,该旅余部逃向良村。红军衔尾猛追,于13时许攻入良村,又歼刚由城冈撤回良村的第54师师部和2个旅的大部。

良村战斗后,红一方面军以红三军佯攻龙冈,主力东进,围歼刚从君埠、南陵等地缩回黄陂的敌第3军团之第8师。11日中午向黄陂发起攻击,一举突入村内,歼第8师2个团。15时,第8师余部分向洛口、宁都突围,红军在追击中又歼其2个团。

莲塘歼敌第47师谭子钧旅,良村歼敌上官云相第54师大部,黄陂歼敌毛炳文第8 师约四个团,4天三战三捷,使红军从被动中夺得了主动。

八月十一日,红三军在黄陂与龙岗之间的均铺与总部会合。为了防空,部队全部隐蔽在山林中。

这时,外号“机关枪”的总部参谋胡公侠咋咋唬唬地跑到红三军的队伍里,一边喊曹丹辉的名字,一边大喊大叫:曹丹辉,毛总政委找你!

把曹丹辉吓一跳:毛总政委找我干吗?

机关枪”拉着曹丹辉就走。

见到曹丹辉,毛主席先问长问短了一番,然后说:你收到的那份何应钦的电报,对这次战役很有价值

毛主席转身对“机关枪”说:你到副官处领三块大洋,奖给他(曹丹辉)买鸡蛋吃!

曹丹辉听了,高兴得不行。

那时,不打仗的日子,红军每天就吃两顿饭,每天的伙食费只有3分。第二次反围剿时,朱毛发出的《消灭进攻东固之敌的命令》中有一条:“明晨各部应于五时用餐并准备午餐(明天吃三餐, 伙食钱恢复一角大洋)。”

三块大洋,等于打仗一个月的伙食费啊!

“机关枪”从副官处领了钱出来,比曹丹辉还要兴奋,一边走一边嚷:请客,请客!一块钱买鸡,一块钱买肉,一块钱买鸡蛋!

1954年时,曹丹辉任总参通信兵部副部长,一次有个小参谋问:曹部长,你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是啥?

曹丹辉说:主席奖的三块钱买鸡炖的那锅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