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老兵 > 正文

他只是个中尉,总司令却亲自劝降,后成中将

时间:2019-01-10 20:39:49        来源:

1930年12月30日,红一方面军第一次反围剿作战,在龙岗全歼蒋军第18师。

(第一次反围剿作战要图)

最先攻入张辉瓒第18师师部的是黄公略的红三军这是一支刚由地方游击队升格的“偏师”。

缴获的武器和军用装备在草坪上摆了一大片,农民出身的红军士兵们纷纷围着观看。

忽然,有人看见两个大“酒坛子”。

“这些白军,打仗还带着酒坛子!”上去就是一脚。

“砸了!”有人搬起块石头把“酒坛子”砸了。

其实,这个“酒坛子”是用大坛子装着硫酸的蓄电池

“这铁疙瘩是个啥?”

“管他,也砸了!”

其实,这个“铁疙瘩”是汽油发电机。

当时的汽油发电机)

“这铁盒子里是个啥?”

“打开看看!”

七手八脚,把发报机给拆零碎了。

最后还剩下个木匣子。一个红军战士拿起木匣子上的耳机听了听,里面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赶紧说:“会响!这东西有用。”

另一个战士说:“别弄坏了,快送军部去吧。”

终于,收信机被保留了下来。可砸坏的“酒坛子”、“铁疙瘩”让朱老总心疼了很长时间

这是工农红军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半部电台”。

与这半部电台一同送到红三军军部的,还有配属给第18师的交通兵团无线电第五分队全体16名官兵,有上尉分队长、中尉报务员和机务员、少尉见习生和练习生,还有上士文书、中士班长通讯兵等。

当这半部电台和16名官兵被送到红一方面军参谋部参谋处长郭化若面前时,他们一个个面色发白,双腿打颤。黄埔军校毕业的郭化若知道,对于红军来说,这是一批宝贝。

(郭化若中将

郭化若赶紧给他们压惊,一个个地跟他们谈话,讲红军优待俘虏。等他们不发抖了,郭化若转身去找朱德汇报情况。

朱德听说只剩下个收信机,叹了口气说:半部也好,可以用来听敌台的情报嘛!

郭化若就请示,对这些技术人员,要给他们特殊待遇,争取把他们留下来。

朱德说:好,我去跟他们说!

龙冈祠堂里,郭化若把这16个蒋军召集到一起开会,朱德宣布:愿意留下当红军的举手,有技术专长的优资重用,上尉每月80大洋,中尉60大洋,少尉40大洋,准尉20大洋,要回家的发给路条和3块大洋路费。

(王诤)

沉默了许久,一名瘦高个子举起了手。他叫吴人鉴,江苏省武进县人,1928年考入南京军事交通技术学校(后改称黄埔军校六期无线电科),中尉报务员。后来,他改名王诤,1955年授中将军衔

(1945年,军委三局三位负责人,右起:刘寅、王诤、王子纲)

第二个举手的是个穿着学生服的小伙子。他不是蒋军,是个在蒋军通信分队里学“手艺”的练习生,他叫刘达端,后来改名刘寅。建国后,王诤任通信兵部部长时,他是通信兵部政委,第一副部长,后任第四机械工业部副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