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老兵 > 正文

这个副团长最怕此物,每次都喊:炮连的,把你们的骡子拉走

时间:2018-11-07 21:39:02        来源:

黄河三源汇合,经青海流进甘肃南端,在四川西北部的阿坝州擦了个边,突然一个180度的华丽大转身,又经甘南流回青海,

这个U型的顶部,是著名的黄河第一弯。1953年骑兵第一师曾在这里歼灭马良股匪主力

这个U型圈内,是甘南藏族自治州的玛曲县 。1958年骑兵第一师二进甘南,在夏河、合作、碌曲、玛曲、青海的久治、班玛等地平叛 。

甘南藏族自治州草原广袤,牛羊盈野,黄河弯曲部这一带,属于水草丰美的安多草原,现在旅游观光的好地方

黄河首曲、扎尕那、阿木去乎、郎木寺。。。这些风景如画的地方,参加过当年平叛的骑一师老兵们都反复提到过,不过,却只有艰苦的行军惨烈战斗。正如一位18军老军人说的,藏区是有很美的风光,但更有严酷的自然环境

国三大藏区是卫藏、康巴和安多,卫藏指西藏拉萨、日喀则、山南、阿里地区;康巴藏区包括西藏昌都地区、四川甘孜州、云南迪庆州、青海玉树地区;安多则包括藏区四川省阿坝州部分地区、青海大部,还有甘肃的甘南州。

玛曲草原畜牧业发达,盛产名马,即中国三大名马之一的河曲马(另外两个是内蒙三河马和新疆伊犁马),是挽乘兼用型的优良马种,与首曲藏獒、玛曲牦牛、欧拉羊并称玛曲四大名产,外形奇特,各具造化之功。

从1956年康区理塘地区开始,康巴藏区和安多藏区已经发生了多次叛乱。

3月15日,毛泽东主席武昌对张经武(西藏工委第一书记)、张国华(西藏军区司令员)说:“我们确定西藏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甚至更长的时间不进行改革,是真的,但他们总是听不进去,因为他们从根本上是反对改革的,坏事变好事。我早就说过,只要西藏反动派敢于发动全面叛乱,我们就要一边平叛,一边改革,要相信95%以上的人民是站在我们一边的。”

“叛了也好,先叛先改,后叛后改,不叛缓改嘛。现在已经叛乱,就只好边平边改。总的方针是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和发动群众相结合。少数反动分子武装叛乱,其结果带来了大多数劳动人民的比较彻底的解放。”

心系最底层的劳苦大众,政策和策略,是老人家历来强调的两大法宝 。

有两个重要的3月28日 。

1959年3月28日,中央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地方政府职权,一边平叛一边进行民主改革,这一天,被定为百万农奴翻身纪念日

而在一年之前,也是3月28日这一天,已进入甘南的步兵11师,初战卓尼县光盖山,同日,骑兵第一师接到了兰州军区的命令,奔赴甘南平叛 。

“平叛时,我们不能打第一枪 。”这句话,刘交旺政委、59年参加作战陈老都说过,今天,陈老的老战友刘福老人说起当年平叛的事,又再一次提到。

叛首们欺骗、裹挟群众,在遭遇时很难分辨叛匪骨干与群众,为了争取和保护藏族群众,即使因此招致伤亡部队也必须执行这项规定。

从右至左:刘老,刘老爱人梁阿姨,陈老 。

陈老与刘老是老战友,后来进疆后,刘老是一团炮连连长,陈老是特务连连长,69年骑兵下马后,陈老是一营营长,刘老是三营营长,二营营长是陈老当新兵时的老排长米发,也是陈老非常敬重的老战友,现在在河北。

关于甘青南平叛,刘老专门写了一份参战经历:

刘老叫刘福成,是陕西山县人,今年已经82岁高龄,祝愿老人家健康长寿 。

刘老1956年参军,在骑兵第一师一团炮兵连,当时部队驻甘肃平凉市八里桥。

(1954年,骑兵第一师各团增设一个75无后坐力炮连。)

1958年4月2日执行平叛任务,从驻地出发,经安口窑、陇县到达宝鸡市,乘火车至兰州,补充作战物资后,乘马经广河抵达临夏,部队轻装进入土门关后,打响王尕滩战斗,休整两天后又打党家沟战斗,之后进行了晒银滩战斗,可生托落哈战斗,后在玛曲县休整一个星期,部队又过黄河追敌,敌人沿路撒人民币,企图拖延我们的时间。

我们到了黄河弯曲部积石山,老天不争气,下大雨,我们没有帐篷,淋了一天雨 。下山后,部队又过黄河,到青海久治县,白云寺,班玛县驻剿,第一次渡黄河是浮桥,第二次是门桥 。后来我们渡过大渡河进入川西北,冬天我们返回夏河拉卜楞寺 。

下面是刘老的讲述:

“我们一个班一门炮,我是班长,配一支冲锋枪,瞄准手 、一炮手他们配手枪。我们炮连大多数时间随团直行动 。”

“党家沟那次战斗,我们班打了三发炮弹,第一发没打中,后两发都打在目标区,可是主攻的那个连没冲上去,打了千余发子弹,只打断了一条马腿,把连长给撤了,友邻部队包抄上去,战果让他们拿去了。”

“晒银滩那场仗,没有围住叛匪,友邻部队是步兵,走得慢,没有按时到达指定位置,张平山政委把我们团长好一顿骂 。”

“有一次战斗激烈时,我们炮连让向导带着,连翻了几座大山,没有赶到 。后来才知道,找的向导是叛匪的人。”

“可生托落哈那场仗,师工兵连让叛匪给围住了,牺牲了很多人 。”

刘老讲了一个大青骡子的事。

部队渡过洮河后,突然发现班里的陕西兵郭春喜连人带马不见了,“人不见了,那个2号骡子也不见了,把我给急得 。”

“团里通知,说郭春喜牺牲了,当时难受的很 。“

”那头骡子驮着炮,是一匹大青骡,从大青山那时候就在。力气大,平时驮炮,马能跑多快牠也能跑多快。”(大青山时期抗战期间的大青山骑兵支队,是骑兵第一师的前身之一。)

“这头骡子犟得很,平时在驻地就耀武扬威的,看不住就跑没了,但也丢不了,因为到了喂料的时间,准时回来。骡子平时就在门口昂着头来回瞎溜达,赵子灵副团长来检查工作,每次都要喊:炮连的,把你们的骡子拉走 。”

“赵子灵副团长,平叛时一直在前方指挥战斗,他严厉是严厉,其实对人可好了。”

过了一天时间,心情极端不好的刘老,在遛马时,有战士发现远处有个黑点,指给班长看,说不会是郭春喜回来了吧 。

由远及近,看的分明,果然是郭春喜骑着马,牵着驮炮的大青骡回来了。

郭春喜过河后迷了路,和二团的人马走到了一起,后来找回师部,才弄清一团的位置,牵着大青骡归建了。

他对又喜又怒的刘老说:“班长,我见到咱们师长了,师长看我累的够呛,还给我饼干吃。”

“你还他TM的还吃饼干咧,要是人死了,炮丢了,大青骡子没了,我这个班长还咋干!急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