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抗战 > 正文

29岁牺牲被安葬异乡的抗日烈士,74年后英灵终归故里

时间:2019-04-13 17:06:30        来源:

4月12日,湖北红安县在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纪念园烈士纪念广场举行邹开胜烈士英灵回归故里迎接仪式。大白新闻了解到, 9日,山西平遥县在丰盛村举行邹开胜烈士英灵回归故里送别仪式。据悉,1945年,年仅29岁的邹开胜在平遥与日军抗战牺牲,被临时安葬在当地丰盛村,因战事紧张,部队拆编频繁,故未通知遗孀具体安葬地。直到2018年,其亲属在多方人士协助下协助下找到了遗骨。74年后,邹开胜烈士终于得以回归故里。

山西平遥县送邹开胜烈士英灵回故里

2019年4月9日,由平遥县委、县政府、人武部牵头,各有关单位,各爱国爱军史作家,共同送1945年7月牺牲在平遥的八路军高级干部邹开胜烈士回家。

山西平遥县在丰盛村举行邹开胜烈士英灵回归故里送别仪式 图片来源于山西国防教育

为什么烈士忠骨安葬他乡?这得从1945年说起。当年7月,山西平遥丰盛村的后山上出现了两座并不起眼的烈士墓村里人大多没文化,口口相传,人们只知道墓里面埋葬着一位“司令”和一位“团长”。1950年,那位“司令”的后人迁走了其一座烈士墓,另外一座则继续留在丰盛村。

村里贾林香、贾狗心夫妇一家三代人从1945年起便开始守护这座烈士墓。2014年,喜欢研究八路军历史的王京利来到了这座烈士墓,他翻阅史料,联络各地民政部门,希望寻找到墓主人的蛛丝马迹。墓主人的范围最终被缩小到两个人——33岁牺牲的廖纲绍烈士和29岁牺牲的邹开胜烈士。两人同时牺牲在1945年山西平遥的一场战斗中。73年来,他们的后人都在寻找两人的遗骨。近日这位“无名烈士”的身份被确认,他就是抗日时期延安南下干部队副旅级干部邹开胜。

根据其家属意愿,结合平遥、红安两地县委县政府领导意见,定于2019年4月9日将其遗骸迁回红安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纪念园安放。当天丰盛村霏霏细雨,梨花含泪。平遥县相关部门工作人员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小心翼翼地将烈士遗骨运到送别仪式现场。平遥县人民政府授予贾狗心夫妇、王京利奖金,并授予贾狗心夫妇“拥军模范家庭证书,授予王京利“拥军模范人物”证书。烈士邹开胜的女儿、75岁的邹西延在女儿张继红的陪伴下,见证了这一重要时刻

张继红代表母亲及全家对平遥县及贾狗心一家、王京利等表达了深深的感谢,她说:“故乡的亲人和战斗的故土以英雄的礼遇迎接他,邹开胜烈士在天有知,一定会感到欣慰。失去家人,我们是不幸的,然而,我们也是自豪的,因为他是为了民族解放国家独立和百姓的和平幸福而牺牲的。今天我们纪念他,不仅是家人对长辈的追思,更是一个民族对英雄的缅怀和致敬,是党和国家对烈士的纪念和褒扬。我们纪念英雄、怀念烈士是因为我们知道,今天的幸福和安宁都是他们用生命换来的。敬爱的外公,我们带您‘回家了’,愿您在天之灵得到安息,愿您的革命精神和浩然正气永存!”

邹开胜烈士29岁牺牲,遗骨安葬他乡

邹开胜(又名邹开盛), 湖北红安七里坪镇颜邹家村人,1929年在河南省新集列宁小学读书,在校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后转国共产党党员。

1932年参加红军,任红4军28团战士、文书,后任红四方面军30军88师263团政治主任。1935年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长征,先后三过草地、数过雪山。1936年10月又奉中革军委命令,随部队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西渡黄河、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他与战友们一起浴血奋战在河西走廊祁连山石窝分兵后,随李程支队新疆星星峡,是西路军到达新疆时仅存的四百余名红军之一。在新疆新兵营期间任炮队政委

1940年带领部队回到延安,任八路军总部特务政治部主任。1941年,参与指挥黄崖洞保卫战战功卓著,战后团政委。1943年,调任延安党校总校整风队队长,后任绥德抗大整风队指导员。1945年6月,编入党中央派遣的南下干部队,拟任新四军五师某旅政委。7月8日,部队途经山西平遥与日军作战时负伤,因失血过多牺牲。年仅29岁。

牺牲后邹开胜烈士遗骨被临时安葬在山西平遥丰盛村,因战事紧张,部队拆编频繁,故未通知遗孀具体安葬地。直到2018年在烈士桂干生的后代和山西平遥红色历史爱好者王京利等人大力协助下,找到了遗骨,并通过DNA鉴定确定。烈士与遗腹女七十三年后才相见、烈士八十七年后终返故乡。

这是家属唯一留存的一张邹开胜烈士(前排左4)照片 图片来源于山西国防教育

湖北红安县迎接邹开胜烈士英灵回归故里

4月12日,湖北红安县在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纪念园烈士纪念广场举行邹开胜烈士英灵回归故里迎接仪式。邹开胜烈士家属、部队领导、红军西路军研究专业委员会湖北省红军精神研究专业委员会领导、山西平遥县邹开胜烈士守护人贾林香夫妇以及红安县领导等200余人迎接烈士魂归故里。

湖北红安县在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纪念园烈士纪念广场举行邹开胜烈士英灵回归故里迎接仪式 亲友供图

黄冈市委常委、红安县委书记余学武等领导,亲切看望邹开胜烈士亲属及烈士墓守护人。余学武对邹开胜烈士亲属表示亲切慰问,对迎接烈士英灵回归故里圆满功感到欣慰。余学武指出,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我们要怀着崇敬的心情缅怀烈士、记住英雄。

余学武说,邹开胜烈士是红安的骄傲,正因为有一大批像邹开胜一样的烈士,才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邹开胜烈士的一生传奇的一生,他听从党组织的召唤,参加革命,出生入死,英勇奋斗,忠诚于党和人民的事业,展现出了红安人的英雄气概,也在人民心中留下了英雄的形象,我们要进一步弘扬烈士精神,做好本职工作,为红安老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而努力奋斗。

余学武指出,在党的领导下,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红安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去年又成功脱贫摘帽。进入新时代,红安建设越来越好,但是红安人民依旧保持着万众一心、紧跟党走、朴诚勇毅、不胜不休的精神和优良传统,我们要继续宣传、学习、传承邹开胜烈士的革命精神,并将之转化为新时代建设红安的强大精神动力,推动红安高质量发展

余学武看望邹开胜烈士亲属及烈士墓守护人

中共红安县委副书记、县长田胜辉发表讲话。他说:“74年之前,为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红安籍烈士邹开胜将自己年轻的生命留在了异地他乡,长眠在了山西平遥。74年的‘回家’之路尽管有些漫长,但我们终于还是等来了烈士英灵的回归。”

“红安是著名的革命老区,在轰轰烈烈的革命风云中,邹开胜烈士等革命先辈们以’一要三不要,一图两不图’的革命精神,凝练成了’万众一心、紧跟党走,朴诚勇毅、不胜不休’的红安精神。邹开胜烈士是红安人民的好儿女、好榜样,他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是光荣的一生,他的革命事迹,是红安精神的生动写照。”

“斯人已逝,浩气长存!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举行邹开胜烈士英灵回归故里迎接仪式,安放烈士遗骸,祭奠、悼念英烈,就是要以革命先辈为榜样,学习他志存高远、胸怀人民的崇高品质,继承他忠于理想、忠于事业的高尚情操,弘扬他不怕牺牲、勇于斗争的革命精神。全县人民要继承先烈遗志,发扬革命传统,坚定理想信念,敢于担当,主动作为,狠抓落实,力争上游,为推动红安高质量发展不懈奋斗,奋力谱写无愧于先烈、无愧于时代的新篇章。”

附:邹开胜之女邹西延悼词(张继红代母亲发言)

尊敬的红安县各级领导、尊敬的红军后代兄弟姐妹、尊敬的红安的父老乡亲们:

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出席我父亲邹开胜烈士的迁葬仪式。

今天对于我们整个家族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我的父亲邹开胜烈士在牺牲74年后的今天,终于又回到了生养他的土地上。

我是在父亲牺牲3个月后才出生的。后来听父亲的战友说,他临终前最后一句话就是转告我的母亲一定要把我养大。我的母亲和继父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成人,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到我成家都让我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现在,我年逾古稀,可每当想到牺牲的父亲,仍不由得感叹我们家庭命运之坎坷。

父亲邹开胜1916年9月出生在七里坪颜邹家村,1929年在列宁小学加入共青团,后来转为中共党员。1932年参加红军,跟着部队进行鄂豫皖的反围剿作战、红四方面军长征和西路军作战。他率领的红三十军八十八师二六三团曾经被红四方面军授予“攻如猛虎、守如泰山”的光荣称号,这既是对二六三团广大指战员的褒扬,也是对我父亲工作的肯定。悲壮的是,这个英雄的红军团,在河西走廊的梨园口几乎全军覆没。父亲跟着李先念政委历经九死一生,于1937年到达新疆,任西路军总支队炮队政委。在接受了三年的军事学习后,于1940年初,作为副政委和其他领导一起,带领300余名军事技术骨干回到延安。

到延安后,父亲先后被任命为八路军总部特务团政治部主任、政委,他参与指挥的黄崖洞保卫战,至今仍为战史研究者称道。1943年,父亲调到抗大总校任整风大队队长,与在抗大学习的母亲相识、相爱组成家庭。后来父亲调到中央党校任政治指导员。

1945年6月,他作为党中央派遣的干部,跟随程世才将军带领的八路军南下支队前往鄂豫皖边区的新四军五师工作。部队途经山西平遥封锁线时,与日军作战腹部中弹后牺牲。为了母亲和胎儿健康考虑,部队首长和战友们对母亲暂时隐瞒了父亲牺牲的消息,直到我出生以后,母亲才多方打听到父亲牺牲的一些细节,但一直不知道他埋葬地的具体位置。在大半个世纪的的时间里,寻找父亲的安葬之地和遗骸是我们家最大的心愿。

苍天不负有心人,在众多社会热心人士热情帮助下,2018年,我们终于在山西平遥丰盛村找到了父亲的遗骸。在过去的70余年时间里,身经百战的红军和八路军英雄将领邹开胜,一直被当作无名烈士孤零零地躺在这个小山村的山坡上。当人们挖开父亲的墓地时发现,当年他负伤时捂着伤口的手仍放在腹部。

众所周知,寻找烈士遗骸的成功率非常之低,我们能够找到父亲的遗骸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他的坟冢能够完好地保存70余年,离不开丰盛村贾狗心一家默默无闻的守护;能够找到父亲的遗骸,离不开山西晋退休干部王京利同志四年来坚持不懈地努力;更离不开与父亲同时牺牲的战友桂干生烈士的儿子立新同志不辞劳苦地多方联系,提供珍贵、关键的材料;我平生第一次看到我父亲的照片,第一次全面系统地了解到他的光荣事迹,离不开周善平、周善乐、喻民意等红军后代的热情帮助。多年来深深埋藏在我心中的父亲,渐渐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他是国家的英雄、是红安的骄傲,更是矗立在我心中的一座不朽的丰碑!在此,我由衷地感谢这些帮助我们的好心人。

2018年,迎接邹开胜烈士魂归故里的消息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特别是红安县委、县政府领导高度重视烈士遗骸的迁葬工作,专门为此成立了工作小组,为迎接烈士遗骨顺利回归做出了巨大努力。这是家乡人民重视并怀念革命烈士的深情厚谊,让我深切地感受到家乡的亲情和温暖,这是永远流淌在我心中的红安的血脉。在此,我们全家向红安县委、县政府领导和相关同志表示真挚的感谢!

父亲生前所在部队——八路军总部特务团现在沿革为71军工化旅和特战旅,他们听说找到并迁葬老首长遗骸的消息后,特地赶来送他最后一程。我仿佛看到父亲和他战友的身影,看到了人民军队一脉相承的优良传统。父亲在天有知,当含笑九泉。

在这里,我还要感谢廖塞磊、尚荣生等同志,感谢邹利红、邹远海、邹远滨、邹小京、邹亚光等邹家亲属,感谢我的家人以及其他许多默默帮助我们的朋友们,感谢复旦大学、解放军档案馆的同志们,是他们的热心帮助,使我的父亲邹开胜能在阔别家乡80多年后荣归故里,谢谢你们!

带父亲回家不仅是我和母亲的心愿,更是奶奶未了的心愿。她在世的时候常坐在村口的树下盼着心爱的小儿子回来,但直到哭瞎了双眼,直到过世,都没能等到她的孩子。今天,我们终于等来了这一天,敬爱的父亲,我们带您回家了,愿您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息,愿您的革命精神和浩然正气永存!

2019年4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