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石重贵在亡国后虽然在辽国有个官爵, 却只能种地为生

时间:2018-12-06 11:21:54        来源:

朝代更迭之时,若亡国之主侥幸不死,往往能在新朝或敌国谋得一官半职,虽然生活谈不上体面,但吃饭穿衣还不至于问题,这也算是新朝或敌国对他们的优待。不过历史上有位亡国君的境遇却大不相同,虽然在敌国也获得官爵,但必须通过种地来维持生计。这位亡国后转行做农夫的皇帝,便是后晋出帝石重贵。

石重贵是后晋高祖石敬瑭的侄儿,由于父亲石敬儒死得早,所以自幼便被叔父收为养子。石重贵小时候质朴纯厚、喜武厌文,尤其爱好驰马射箭,颇有沙陀祖辈之风。石敬瑭因为喜欢侄儿的憨厚、武勇,所以无论是出征还是留守,都会把他带在身边,对其刻意栽培。

石重贵

石敬瑭僭号称帝后,石重贵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先是奉叔父之名留守河东,不久便被征召入朝,被委以军国重任。等到石敬瑭驾崩后,宰相冯道等人考虑到内忧外患、国事方殷的现状,便舍弃本应继位为君的皇子石重睿,改立年已成人的石重贵为帝。天福七年(942年),石重贵即位,是为后晋出帝。

石重贵即位后信任大将景延广,在他的唆使下,开始摒弃叔父对契丹奉行的“称儿称臣”路线,改而采取“称孙不称臣”方针,由此引得两国间兵连祸结。不仅如此,石重贵昏聩无能、骄奢淫逸,为享受生活并解决军费难题,便在民间大事搜刮,导致天下怨声载道。在这种情况下,后晋的灭亡变得不可避免。开运三年(946年)底,辽太宗耶律德光在内应的配合下攻取汴梁,正式灭亡后晋。

耶律德光

后晋灭亡后,耶律德光对石重贵还算是客气,只是为了防止其留在原会对契丹不利,所以才将他及其家眷、太监、宫人及部分官员迁居到千里之外的黄龙府。然而名为迁居、实为发配,由于契丹人在押解路上很少提供食宿,所以石重贵一行风餐露宿、忍饥挨饿,在遭受万般艰辛之后,才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

然而刚刚落脚没多久,石重贵便接到新命令:迁居到距离黄龙府西北有千里之遥的怀州!石重贵强忍着无尽的屈辱,再次带着一行人向怀州方向出发,幸逢契丹发生内乱,新君耶律阮恩准石重贵一家暂住辽阳,并为他们提供饮食、住所,至此石重贵一行才免于饥寒之苦。

在亡国北迁后两年,也就是后汉乾祐二年(949年),辽国断绝了对石重贵等人的饮食、住宿供应,“帝自辽阳城发赴建州……节度使赵延晖尽礼奉迎,馆帝于衙署中。其后割寨地五千余顷,其地至建州数十里。帝乃令一行人员于寨地内筑室分耕,给食于帝。”

耶律阮

石重贵虽然转行做起农夫,但生活并不安定,原因在于他身边带着一大帮娇艳如花的妃嫔公主,难免让契丹贵族动心起念,无形中给石重贵增添诸多烦恼。果然没多久,耶律阮的大舅哥绰诺锡里看中了石重贵的幼女,但在提亲时却遭婉拒。“及永康发离辽阳,取内官十五人、东西班十五人及皇子延煦,并令随帐上陉……有绰诺锡里者,即永康之妻兄也,知帝有小公主在室,诣帝求之,帝辞以年幼不可……后数日,永康王驰取帝幼女而去,以赐绰诺锡里”。

自从绰诺锡里开了先例,其他贵族随即闻风而动, “舒噜王子遣契丹数骑诣帝,取内人赵氏、聂氏疾驰而去。赵、聂者,帝之宠姬也,及其被夺,不胜悲愤。”

要说石重贵活得也真是够坚强,即使频频遭受奇耻大辱,但他还是在建州顽强而健康地生活了25年时间,直到辽景宗保宁六年(974年)六月才去世,终年61岁。随着石重贵的死去,属于他的传奇而荒诞的人生,就此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