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二战 > 正文

军阀的运气: 落魄的秀才和嚣张的流氓

时间:2019-02-09 22:40:05        来源: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二百零九):放得功名富贵之心下,便可脱凡。

在北洋史上,山东有两位大军阀属于高光的角儿,一位是“一代玉帅”吴佩孚,另一位是“狗肉将军”张宗昌。两人虽然都是响当当的角儿,但在吴佩孚面前,张宗昌这位混世魔王,口碑自然比不上“吴玉帅”,然而运气似乎比吴子玉要更胜一筹。吴佩孚曾经是一位落魄秀才,这种放在当时金光闪闪的高学历,自然也具备相当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道德操守。论起私德来,确实没话说,仅“试药孝母”一事,就可以管窥这位大军阀的另一面。王庆顺的曾祖父王老寿曾经是山东名医,与吴佩孚交往甚密。吴佩孚在十四岁时,父亲吴可病逝。从此,吴佩孚和其弟吴文孚与母亲相依为命。

其后,吴佩孚的母亲吴张氏,在丈夫安葬不久也身染恶疾,生命垂危。吴佩孚想方设法为母亲筹来诊金,并请来当时客居蓬莱的名医王老寿。但是王老寿为吴张氏号脉完毕,便开了五剂汤药和十天剂量的丸药,嘱患者按方服药。是日吴张氏竟夜得一梦,梦有一人称此药有毒,服必丧身。夜半,从梦中惊醒的吴张氏,将梦中之事告之手捧汤药侍奉在病榻前的吴佩孚。吴佩孚闻言一愣,他略作思索,便从药罐中倒出残汤去外间亲口服下,约半个时辰后,见无任何毒性反应,才将汤药侍奉老母服下。一时,吴佩孚试药孝母的美名便传遍四乡。但是,吴佩孚这种天地君亲师的道德禁锢,也成为其一生难以挣脱的宿命。

不仅坠入曹氏直系军阀日薄西山的欲望坟墓,也在南北夹缝中难以维系,结果再次落魄北平,做了一名寓公。与这位落魄秀才的运气不同,他的老乡张宗昌的流氓做派,在运气上则显得顺风顺水。北洋军阀中,有出身土匪,也有出身流氓的。这两部分人,一般是要受到科班出身者的排斥。其中,出身土匪之辈,大多是靠实力打出来的,别人挤兑起来困难点,比如张作霖这种巨擘。出身流氓的,大部分都是靠运气混出来的,所以经常被挤兑,只有个别人凭运气可以存活下来。运气特别好的,还一时间混得不错,张宗昌就是其中一个。张宗昌在直系军阀如日中天之际投靠曹锟,因为吴佩孚平素清廉,自然将其驱之门外。

不过张宗昌却傍上了张作霖的大腿,不仅飞黄腾达,一路攻至东南半壁,巅峰时期督办山东,就连淞沪都在其掌控之下,在山东更是作威作福,嚣张跋扈。然而这位嚣张的张督办,因为名声在外,各地的流氓,土匪都来投奔他。这些流氓土匪,来去不定,他也无所谓,来了就收,走也随你。说起来,都是他的部下。这样的人马纪律当然糟得不得了,自己的老家山东,也顺便被糟蹋得不成样子。自打张宗昌开始,破了一个例:以前所有的军阀,对自己的家乡,都是不错的,“刮地皮”在哪里,也不会糟害自己的家乡。但唯独张宗昌,却对自己的家乡下手。说到底,是他的流氓本色决定的,当吴佩孚虽然落魄仍然虎死不倒威,嚣张的张宗昌运气之外不过是徒留笑料。

参考资料:《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菜根谭》、《吴佩孚轶事二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