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 > 正文

南非大选结果揭晓:每个选项都没有完美答案

时间:2019-05-13 08:57:41        来源:

当地时间5月11日,南非选举委员会(IEC)公布了2019年南非大选正式结果:经过对全部22925个投票站的选票统计,执政党非洲国民大会(ANC)以57.5%的总得票率,赢得南非国民议会全部400个议席的230个。

▲南非大选尘埃落定:非国大轻松取胜 拉马福萨当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南非实行的是议会制,内阁由大选中赢得过半议席的政党组,党领袖自动成为南非总统,若没有一个政党议席过半,则由议席最多政党优先尝试组阁。此次计票结果表明,非国大再次在结束种族隔离后的“新南非”获得5年单独执政机会,现任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也得以连任。尽管这一得票率已是其执政25年历史中的最低纪录(上届2014年是62.1%选票,249名议员)。

标榜“不分种族”理念的最大反对党南非民主联盟(DA)在其党领袖麦马恩(Mmusi Maimane)率领下赢得20.7%选票和84个议席,略低于上届(22.2%,89个议席),异军突起的黑人左翼政党经济自由党(EFF)赢得10.7%选票和44个议席(上届为6.3%和25个议席),成为议会第三大党。

尽管得票率和议席数双双创下新低,但不论拉马福萨总统或非国大都表现得如释重负,仿佛获得了一场完胜。正如一位党内基层干部所言,“我们总算从灾难的谷底爬了出来”。

非国大胜选,有惊无险

 

由于糟糕的经济和就业(南非统计局3月5日数据,2018年南非GDP增速仅0.8%,失业率却高达27%)、恶劣的社会治安(2017/2018财年南非恶性犯罪发生数逾200万起,其中谋杀率大增6.9%,此期间被谋杀20336人,较前一财年增加1320人)、越来越严重的贫富分化和社会阶层不平等,加上前总统祖玛(Jacob Zuma)当政期间贪腐丑闻频发,南非政治动荡加剧,几乎每周都会在各大中城市爆发抗议示威,长期执政的非国大被国内外批评者指责为“治国无方”。

鉴于此,选前曾有人预言,反对党将至少夺取二至三个省的执政权,EFF和DA将进一步扩大政治影响力,成为更加不可忽视的力量

实证明情况和上述预期间存在相当大的偏差:非国大虽然优势明显萎缩,但仍然稳居执政地位,被普遍看好的两大反对党并没能对之构成明显威胁。不仅如此,南非全部9个省的执政权,非国大继续保有其中8个,DA和上届一样控制了白人比重最大的西开普省,而选前被认为至少可在祖玛的故乡兼非国大“重灾区”夸祖鲁省展现强大挑战力的EFF非但未如预期,其得票率在那里甚至不如另一个老牌反对党因卡塔自由党(IFP)。

一些分析家认为,南非年轻人的低投票率(不到四成)是此次选举结果“老生常谈”的关键,因为一代南非黑人仍然对非国大结束种族隔离制度功绩记忆犹新。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远非症结之关键。

▲当地时间2019年5月8日,南非德班,南非大选计票工作进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非国大开的药方是“维生素丸”

 

非国大之所以在选举中有惊无险,首先应得益于及时“止损”:2017年底,非国大委员会鉴于祖玛政府贪腐丑闻频发,对经济、政治和社会危机束手无策,果断改选政治声誉良好的拉马福萨为新任党领,后者随即在两个月内逼迫祖玛提前辞职,结束了混乱的祖玛时代

拉马福萨上台后在经济和社会治理上采取了较为保守的做法,一方面“原则上”支持将白人土地分配给黑人的“土改”,另一方面却又不断强调“保护白人合法利益”、“决不能杀鸡取卵”。这种模棱两可的姿态尽管令“黑白双方都不尽满意,也难以从根本上解决种族、贫富等社会矛盾,但毕竟避免了“要么激进‘土改’、要么回到种族隔离时代”这种“死亡二选一”的窘迫。

社会、就业和经济等方面的颓势虽无法从根本上得以扭转,但毕竟也没有变得更糟(2018年全年经济增速虽比2017年各家普遍预期的1.2%-2.0%慢得多,却比深受“祖玛时代”波及的2018年上半年要多少好一点)。诚然,这种被南非媒体讽刺为“给重症患者服维生素丸”的“保守疗法”不能根治南非的疑难杂症,但至少也不会往更坏的方向发展——何况拉马福萨政治声誉良好,可以让非国大较好地与“祖玛时代”的贪腐恶名切割。

两反对党开的药方风险更高

重要的是,两大反对党开出的药方比非国大的“维生素丸”风险更高。

DA虽标榜“不分种族”,但不论支持者或反对者仍普遍将它视作脱胎自旧南非民党的“白人政党”,它所标榜的“经济自由”主张,也被憧憬新南非“不但政治、经济也应实现平等”的广大黑人质疑为“妄图回到种族隔离时代”,他们显然无法吸引那些因经济不平等而不满非国大的选民,尤其占选民总数76%的黑人选民。

EFF虽然不遗余力攻击“非国大应对经济不平等负责”的呼声也赢得街头一片喝彩——然而他们开出的药方却是“彻底土改”。他们想要将白人和其他“人”的动产不动产进行“公平分配”,与此同时他们还想要驱逐“吸血的外国资本家”和赶走“抢夺我们就业机会的邻国人”。很显然,对于EFF这些偏激的做法,多数选民相信了非国大对这些政策予以“虎狼药”的评价,即EFF只会杀鸡取卵,把一切变得更糟。而这一幕曾在安哥拉、津巴布韦……在许多年轻非洲国家独立进程中一次次重演。

既然大家都没有足以令人信服的特效药,既然每个选项都没有完美答案,那么与其选风险系数更高、成功概率却很小的“虎狼药”,还不如选安全系数更高的 “维生素丸”——于是本届南非大选的结果便毫无悬念地诞生了:选民们多数并不相信非国大副秘书长杜阿尔特“我们将倾听所有南非人的声音,我们知道他们期待经济增长和就业率增加,我们知道他们期待一个高效、为人民服务、没有贪腐的政府,我们将做到这一切”的承诺,但他们为了求得稳定,仍然选择给了非国大下一个五年的任期

 

    阅读下一篇

    太婆在病房照顾患癌老伴,收到儿

    12日下午2时,武汉市第四医院肿瘤科病房内,68岁的刘婆婆坐在老伴张爹爹病房边,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因患多发性骨髓瘤晚期,张爹爹虚弱